余姚市宝骏塑化有限公司 | 中国乙烷制乙烯示范项目花落谁家?|专注塑化十二年
14901
single,single-post,postid-14901,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mooth_scroll,

博客

   

中国乙烷制乙烯示范项目花落谁家?

近日,一批企业正在申报国家发改委关于乙烷裂解制乙烯示范工程,有消息传出,示范工程预计会有2~3家,到底花落谁家,项目竞争可谓激烈。

各地积极准备

当前,已公布乙烷制乙烯项目规划的企业共有7家,分别是:由全球500强企业新疆广汇实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国内500强的聚脂纤维龙头企业浙江桐昆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某大型央企合作在大连长兴岛(西中岛)石化产业基地区投资建设的大连西中岛200万吨/年乙烯项目和配套乙烷码头、仓储罐区项目,总投资约300亿元。项目利用260万吨/年乙烷裂解制乙烯,向下发展高密度聚乙烯和线性低密度聚乙烯合计140万吨/年、乙二醇110万吨/年,预计2021年2月建成投产。聚能重工在锦州市规划的200万吨/年乙烷制乙烯项目,这一项目预计总投资为人民币261亿元,建设周期预计为36个月。天津渤化化工发展有限公司提出,以100万吨/年乙烷制乙烯项目为龙头,配套建设35万吨/年高密度聚乙烯装置和45万吨/年线性低密度聚乙烯装置。阳煤集团青岛恒源化工有限公司在青岛董家口规划了200万吨/年乙烷综合利用项目。南山集团有限公司龙口高端化工新材料产业集中区内规划的是外购进口的乙烷为原料生产乙烯、乙二醇、聚乙烯等产品。主要装置包括:200万吨/年乙烯装置、125万吨/年乙二醇装置、40万吨/年乙烯-醋酸乙烯聚合物/低密度聚乙烯树脂装置、35万吨/年线性低密度聚乙烯树脂装置、35万吨/年高密度聚乙烯树脂装置、30万吨/年高密度聚乙烯树脂/线性低密度聚乙烯树脂装置。卫星石化在连云港徐圩新区规划了250万吨/年乙烷裂解制乙烯装置,150万吨/年丙烷脱氢制丙烯装置、PE、EO/EG、醋酸乙烯、环氧丙烷、丙烯腈、聚丙烯、丙烯酸及酯等下游配套装置。广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100万吨/年乙烷制乙烯项目则规划在了广西省钦州市三墩循环经济示范岛。以上项目规划的乙烯总产能为1150万吨/年,所需要的乙烷产能大约为1500万吨/年。业内人士指出,除了已公布的规划项目,还有一些意向企业并未走进大众的视野。

对于乙烷裂解制乙烯示范工程的申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各地都在积极准备,志在必得,多个项目甚至得到了当地省市的重视。

项目进展不一

就这几个已经公布规划的项目来说,优势各异,进展不一,究竟示范工程能花落谁家,业内人士表示还需要拭目以待。

从位置上来看,大连汇昆新材料有限公司和卫星石化的规划项目均在国家七大石化产业基地中,符合国家提出的建设大型炼化、乙烯项目原则上优先布局在国家七大石化产业基地。而广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规划项目所在地钦州是西南地区最便捷的出海通道。

从项目进展来看,落实乙烷来源是头等大事。当前,卫星石化其全资子公司浙江卫星能源有限公司已与美国公司SPMT共同出资在美设立合资公司。合资公司计划建设乙烷出口设施。聚能重工、南山集团有限公司已与美国乙烷公司签订了供应合同。特别是大连西中岛200万吨/年乙烯项目由某大型央企直接与美国乙烷资源供应商签订十年长约,锁定乙烷资源,还联合该乙烷供应商、广汇集团以及国际知名船运公司共同在美国投资乙烷液化和出口设施,享有出口设施的控制和定价权及独家采购权,与船运公司的船舶建造及运行方案也已经确定。同时,该央企还主导在大连西中岛投资和运营为项目配套的乙烷进口码头及仓储罐区,形成独具特色的乙烷全产链供应保障。

从企业情况来看,广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天津渤化化工发展有限公司、阳煤集团属于国有企业,其他几家企业均属于民营企业。同时,天津渤化化工发展有限公司、卫星石化、新疆广汇和浙江桐昆的化工背景更为抢眼,尤其是大连西中岛200万吨/年乙烯项目的投资方新疆广汇集团、浙江桐昆集团,这两家均属于行业龙头,此前低调行事,目前终于浮出水面,并己在大连西中岛石化产业园区共同出资设立了项目投资公司-大连汇昆新材料有限公司,全面启动项目建设的各项前期工作。该项目建设不但证明投资已过山海关,更对加快辽宁石化产业转型升级,助推辽宁沿海经济带开发开放和东北振兴的国家战略发展,意义重大。

风险不可忽视

尽管各企业都在积极准备项目落地,但一位从事国际能源贸易的业内人士再三向记者强调了其中的风险。

据了解,乙烷出口设施是乙烷资源出口的关键环节,一般都掌握在美国的管道公司手里,这些管道公司建设分馏装置将天然气凝液中的乙烷分离出来,再单独建设管道将出口设施与美国得克萨斯州蒙特贝尔维尤乙烷地下盐穴相连,这样就能保证乙烷能够出口。一般美国出口设施的投资有3种模式:一是由美国企业全资拥有并运行,出口设施使用费定价由美方企业决定;二是由美国公司与外方合作方设立合资公司,外方合作方以财务投资人身份加入,美方通常要求外方提供大量的资金投资出口设施建设,但外方对于公司的运营、管理以及定价等没有任何控制权;三是由美国公司与外方设立合资公司,联合控制合资公司的运营、管理和定价等。中国企业要想拥有资源的主动权,难度可见一斑。

同时,美国将乙烷资源出售给中国企业,都需要签订10~15年长约,还需要巨额的履约保函担保,主要是担心中国企业毁约,导致美国在设施方面的投资打水漂。履约保函根据乙烷的货量需求不等,一般是130万吨乙烷对应2亿美金,260万吨乙烷对应4亿美金的履约保函。履约保函在合约中会设定很多条款,在漫长的10年中,但凡有一条违背,就视为违约,而很多条款的触发有时是不可控的情况导致,暂时的合约不执行其实并不损害美国公司在管道和出口设施上的长期利益。但如果美国方不供货,并没见到美国公司给中国企业提供对应的履约保函,从这点来看,其实是不对等的。

另外,对于民企而言,内保外贷属于外债,国家控制很严,审批之路也很长,存在诸多不确定性。而对于那些本身资金实力不强的企业,其新投资项目的金额却是现有公司总资产的好几倍,相关企业是否具备对应的实力和能力,也是需要谨慎关注的。

综上风险分析,该业内人士表示,乙烷制乙烯项目建设涉及上游乙烷资源的获取、管道建设、美国液化出口设施、跨洋运输、中国进口设施、乙烷裂解装置及国际国内贸易多个环节,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性工程,需要雄厚资本和实力去建设、运营相关设施,也需要各专业的优秀人才去掌控运营各个节点并规避风险。单凭一家企业独自去运作,资金、人才等各方面难以能全面配套。所以在项目设计时,就应考虑联合多方协助配合,发挥各自在贸易、运输、装置、资金等方面的优势,以全产业链供方案,共同来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