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姚市宝骏塑化有限公司 | “禁塑”不能仅限于老观念|专注塑化十二年
16203
single,single-post,postid-16203,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mooth_scroll,

博客

   

“禁塑”不能仅限于老观念

零废弃联盟日前发布《限塑令十周年DD商家执行情况调研报告》,调查显示,目前不少市场和超市仍在免费提供塑料袋,许多替代塑料袋的仍然是塑料制品,大部分塑料袋没有达到生产标准,而且由于网购、外卖等新服务兴起,塑料制品的使用大幅度增加。该报告认为,经过十年的实施,禁塑令未能起到应有的作用。(7月1日北京青年报)

禁塑令有可塑性,执行就会不痛不痒。

从消费终端来说。没有哪个商贩,哪家外卖,哪家快递坚持“限塑令”而不给消费者免费提供塑料袋。因为只要有人提供,他的买卖就会受影响。这就是劣币驱逐良币的效应;从大超市来说,尽管不再向消费者免费提供购物袋,但可随便买,这反而提高了超市提供塑料袋的积极性。同时,超市内的塑料包装袋是可以随便用的,甚至有市民图方便,过度使用这些包装袋。显然,消费终端限塑的效果几乎为零。

从生产前端来说。塑料袋的生产成本太低,而纸袋或可降解塑料袋成本过高,何况不可降解的塑料袋还可冒充可降解的塑料袋,这就使得生产商更愿意生产不可降解的塑料袋。那么从前端就一败涂地,去要求终端自然费力不讨好。

从监管的事前事中事后环节来说。监管也存在可塑性。不管是生产前端还是消费终端,监管的力量和巨大的市场相比,就是每天24小时盯着也不会有明显的作用。往往是前脚查完走人,后脚照买不误。显然,被动性的监管也不讨好。

这一切都说明,消费者对便捷性的追求要高于对环保的追求。这就像人们一边吐槽共享单车,一边仍享用共享单车一样。我们固然要强调环保意识,但是如果仅仅局限于环保意识而忽视了人们对便捷性的依赖,禁塑令永远难以获得共赢的局面。

要解决这一问题,则需要用便捷来倒逼环保。即通过相应的立法,禁止所有企业生产不可降解的塑料袋和其它塑料包装品,鼓励企业通过创新生产质高价廉的纸袋。由此带来的是成本上升,那么,市场上可能一个可降解的塑料袋1元钱,一个纸袋可能2元钱,这样以来,小商小贩就不会随意送,一些消费者也就不舍得买,毕竟按照无偿使用塑料袋的经验,出门买趟菜总得使用七八个甚至十几个塑料袋,如果买纸袋市民肯定不舍得花十几元钱。如此以来,必然有消费者在买菜购物的时候,想着从家里带纸袋或布袋。而外卖或快递也必然被逼着创新新的包装。通过这样倒逼,为了便捷又省钱,很多消费者会慢慢养成自带购物袋的习惯。这样以来,也就顺便解决了不可降解的塑料袋包装垃圾的问题。

当然,这还有待于鼓励企业继续创新。比如冰箱的食品保鲜能否有别的方法取代保鲜膜的使用?企业能否生产用来垃圾分类的多功能盒,政府给予一定补贴,方便家庭多次使用?总之,禁塑令问题还得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思路做文章。